• <object id="gy2ee"><sup id="gy2ee"></sup></object>
    <delect id="gy2ee"><option id="gy2ee"></option></delect><s id="gy2ee"></s>
  • <s id="gy2ee"></s>

    <delect id="gy2ee"><option id="gy2ee"></option></delect>

    今天是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漢口學院官方網站歡迎您 >> 通知公告 >> 正文
    關于號召向李德威教授學習的通知
    作者:佚名    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 發表時間:2019/11/19 17:15:45     責任編輯:
     

    李德威教授

    校內各單位: 

    根據省委教育工委、省教育廳《關于深入開展向李德威教授學習活動的通知》要求,請各單位組織教職員工結合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和“弘揚愛國奮斗精神、建功立業新時代”活動,認真組織開展向李德威教授學習的活動,學習他心懷人民、至誠報國的大愛情懷,學習他立德樹人、潛心育人的師德風范,學習他探求真知、勇攀高峰的科學精神,學習他淡泊名利、無私奉獻的高尚品格。通過集中學習、專題輔導、交流研討等多種形式,激勵和引導廣大教職員工從自己做起,從本職崗位做起,擼起袖子加油干,立足崗位做奉獻,為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貢獻智慧和力量。

    附件:李德威教授先進事跡 

    9月12日上午,躺在重癥監護室病床上,李德威(見上圖,資料照片)艱難寫下這10個字時的心境,如今已很難準確揣摩。

    彼時,他再次從昏迷中蘇醒,似有話要說卻吐字不清,醫護人員連忙遞上紙和筆。他很難握住筆,但仍堅持著,顫抖地寫下兩行字。見醫護人員辨認不清,他又使盡全身力氣重寫。歪歪斜斜10個字,他寫了10多分鐘。兩天后,他溘然長逝,想給妻兒說的話,到最后都沒說完……

    凝視他在青藏高原雪山上的留影,從那張娃娃臉上透出的高原紅中,又不難斷定,這位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構造地質學家,心中定有座喜馬拉雅——

    “喜馬拉雅”作為自己QQ、微信昵稱,他與青藏高原有著不解之緣:每到野外作業季節,候鳥般飛赴世界屋脊開展科考,25年幾無中斷;逝后一半骨灰撒葬雪域高原……

    無論是研究大地構造、地震預測,還是探索干熱巖固熱能,他從未放棄攀登地學高峰的理想。有人說他傻,但他認定的研究,冷板凳再冷也堅持坐下去,孜孜以求,初心不改,正如他的QQ簽名:“思問題所急,想國家所需”。

    最后的牽掛

    “他在與時間賽跑,一心想抓住最后的時間,安排好身后的科研”

    他是帶著遺憾走的。

    “德威曾對我說,‘我不怕死,只是我的理想還沒有實現,只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子’。”說起丈夫李德威,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醫生夏芳幾度哽咽,“我救了那么多人,卻沒能救回他……”

    大規模系統開發優質干熱巖,取熱能的同時還能減災減排,是李德威生前一大夙愿。

    他本已看到夢想在招手。依托自己建立的干熱巖系統理論,他鎖定海南瓊北地區作為干熱巖重點勘查區,設計實施了一口干熱巖開發試驗井,今年3月鉆探出超過185攝氏度的干熱巖。這是我國東部第一口參數井,意義非凡,業界反響強烈。

    誰承想,病魔此時也已悄然伸出了魔爪。5月5日,李德威強撐著主持了海南干熱巖學術研討會,作完報告滿頭虛汗。當晚9時,他在朋友圈里轉發會議相關文章時感嘆:“瞬間變老,雄心不死”。

    夏芳回憶,從去年11月開始,丈夫就咳嗽、間斷性低燒,幾個月都沒好,但因忙于海南鉆井項目,一直沒有就醫。直到今年4月,她把李德威強行“拖”進了醫院,檢查結果是肺炎。住了8天他就吵著出院,飛奔到海南籌辦研討會。

    忙完會回到家,李德威一直低燒不退,十分虛弱,再次住進醫院,6月在北京被確診罹患罕見的嗜血細胞綜合征。在醫院陪伴丈夫度過其人生最后的4個月,夏芳除了心疼,還是心疼——“他求生愿望特別強。化療、骨穿,他都不喊疼,大把大把的藥二話不說就咽下去……”

    “但只要精神好一點就開始工作,我們偷偷把他的電腦藏起來,他就發脾氣……

    不是不惜命,他只是更惜時!

    夏芳懂得丈夫心思:干熱巖固熱能,被公認為極具戰略潛力的可再生清潔能源,是全球追逐的新能源熱點,“所以他抓緊一切時間工作”。

    8月底,他執意從北京轉院回武漢。“回來了我才發現,他就是為了方便繼續帶學生、繼續他的科研。”夏芳說。

    此時的李德威,病情嚴重,需要隔離。他不顧與外界接觸被感染的風險,兩次把自己的科研團隊召進病房開“組會”。有一次剛吐了血,短暫休息了一會,轉身又打電話指導學生做研究。

    在李德威進重癥監護室前的當天上午,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地球科學學院副教授劉德民最后一次見到了自己的老師。“李老師說,他還有3本書沒有完成,囑托我們一定要把干熱巖的研究繼續下去。”劉德民嘆道:“他在與時間賽跑,一心想抓住最后的時間,安排好身后的科研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5年世界屋脊科考

    “干自己喜歡的事又能干好,就是最幸福的”

    9月27日,李德威再一次“回”到他心心念念的青藏高原。

    這次,他是被劉德民等同事、學生帶上了雪域高原。“今后,您可以在這里快樂安心地勘探地熱、進行科研……”大家輕輕捧起花瓣拌和的骨灰,撒向岡底斯山下的拉薩河。骨灰一半撒葬青藏高原,一半落葬老家湖北麻城,是李德威的遺愿。

    青藏高原早已和他的生命融為一體。

    1990年,他首次踏上青藏高原。此后25年,他幾乎每年都奔赴這個世界第三極開展地質調查和研究。

    “上世紀80年代以來,全世界地質學家都對青藏高原的理論研究感興趣,但在每次學術會議上,都是外國專家唱主角。”與李德威共事多年,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地球科學學院教授王國燦深知這位同行的高原情結為什么濃。

    因其獨特的地質結構和形成演化,青藏高原被國際地學界公認為研究和創新發展地球科學理論的“最佳野外實驗室”。從羌塘到喜馬拉雅,從可可西里到阿爾金山,從阿里班公錯到雅魯藏布江大拐彎,25年來,他行程數萬里,踏遍青藏高原和阿爾金山脈主要構造帶。

    “大部分工作地點是無人區。李老師野外工作從來不遙控指揮,都是一起去調查、跑路線,往往最長最難爬的線路都是他在跑。”精瘦的李德威登山像只山羊,快得很,被學界同行、學生譽為“小山羊”。

    高寒缺氧,用雙腳丈量茫茫高原,挑戰生命極限,個中滋味常人無法體會。李德威的兒子李喆13歲開始到中國棋院學圍棋,現在北京大學讀研究生,從小與父母聚少離多,直到父親在北京住院治療期間,才第一次得知,他在野外科考11次歷險。李喆將這些病榻前的瑣話悄悄錄下來,永久珍藏起來。

    1995年,李德威與學生穿越西藏羌塘地區時,車輪突然陷入泥潭。“我就想找牧民來幫忙。沒想到,走進牧民的帳篷里,牧民不在,一只狼狗沖過來把我咬了。腿腫得很高,我在車里扯了塊破布把傷口包了包,學生扶著我慢慢走了很遠,才遇上一輛車……”錄音里,李德威的回憶輕描淡寫。

    有幾次歷險,劉德民也在現場,至今仍感到后怕:2000年,他和李老師一起在藏南科考,溜索穿越雅魯藏布江時,李老師突然被卡在中間,懸掛在10多米高的江面上一個多小時。還有一次是在可可西里野牛溝,大家誤入牦牛群,因為李德威穿的是紅色外套,頃刻被野牦牛包圍,情急之下,他將外套反穿,才逃脫野牦牛包圍圈。

    在夏芳面前,李德威從來不提這些危險,每次都興奮地說自己在高原上又有什么新發現。高原科考的苦與樂,他心中自有桿秤:“干自己喜歡的事又能干好,就是最幸福的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生的堅守

    “我絕不會放棄創建自己理論的夢想”

    “希望李老師在這里安息,和他熟悉的風景、癡迷的地層、石頭在一起。”站在拉薩河邊送別李德威,劉德民哽咽著講述選址深意:拉薩河流經岡底斯山,與雅魯藏布江匯合,再流經喜馬拉雅山,沒有其他地方能比這條河更好地標注李老師的研究成果了——岡底斯山是他預測礦產地之一,雅魯藏布江是他質疑板塊構造學說地之一,喜馬拉雅是他提出下地殼層流假說的地方之一……

    “李德威教授有一股獨立思考、永不服輸、勇攀地學高峰的精神和淡泊名利的品質。”中國地質大學(武漢)黨委書記何光彩說。

    “不合時宜”,曾是李德威給人的一大印象。

    學術討論,他有點“另類”,談問題、挑毛病,直截了當,不怕傷和氣、傷面子。

    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,發現一些地質現象用西方經典的板塊構造學說解釋不通。于是,他不斷到青藏高原科考,提出了以盆山耦合、下地殼流動為核心的“層流構造假說”,挑戰板塊構造學說。很多人認為這是“天方夜譚”。

    32歲就破格晉升教授,他卻似乎跟自己的前途“較勁”。有人議論:“不把心思放在SCI論文上,卻固執地搞科學理論創新。”“雖有一腦子獨到的見解,卻無一身顯赫的學術‘帽子’。”

    李德威不僅天生一張娃娃臉,更有一顆近乎“頑童”的純粹心靈。知名青藏高原研究專家、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尹安悼念李德威時寫道,在他身上“看不到現代人常有的功利行為”。

    李德威不是不知道,從事局部的精細研究,利用先進儀器設備測試大量的數據,支持公認的理論或模式,易于發表文章。

    但他也深知,當科學鉆入名韁利鎖,失去暢想空間,哪里還有真正的重大創新?“我絕不會放棄創建自己理論的夢想。”做一個純粹的科學家,一直是他的追求。

    從大地構造、預測成礦,到地震預測,再到固熱能,他的每項研究,念茲在茲的是服務國家戰略需要,至于功名利祿,并不是他要考慮的事。

    潛心研究青藏高原大半輩子,因為他深信:“從某種程度上說,青藏高原的理論創新將引領正在孕育之中的地學革命新的方向。”

    震驚中外的汶川地震發生后,學校組織科技賑災專家組,李德威第一時間報名。滿目瘡痍的災區景象深深地刺痛了他,自此他把研究地震機理和預測技術視為己任,科研經費不足就自籌資金。

    而為打開我國干熱巖事業新局面,直到生命最后一息,他都未敢停歇。

    “他是少有的為了單純的科學夢想而勇于探索的人。”李德威的導師、構造專家楊巍然教授說。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沒有了
  • 相關新聞
    沒有相關文章
    關于我們 | 加入收藏 | 版權聲明 | 管理團隊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幫助 | 返回頂部
    Copyright © 2009 Bsccnu All Rights Resverved. 鄂ICP備05016648號
    漢口學院黨委宣傳處制作維護
           
    种子搜索器下载